景愈♡复健诈尸中

☞你可能会看到的全职CP
☞韩叶/林方/喻黄/双花/张安张

韩叶|入睡三步曲

祝老韩3.31生日快乐!我来给你送肉ye吃xiu(no)了!


相恋十年三十题(via@世囍_)

The 06th.睡前故事/The story of…

 

*改编自小册子2上的睡前最后一件事儿的问答环节w背景纯属架空胡诌,有的内容也是胡诌,大概是第十赛季结束

*老韩老叶一起脱衣服闭眼呀(x

*其实有点审题不清♂但也是睡前故事嘛♂

*第一次明着破廉耻地搞了肉给老韩吃注意!希望不吞啦(x

 

大概是【R18】


 



入睡三步曲


那天联盟的人气选手们济济一堂。《八卦电竞》要做一期荣耀特刊,于是正好趁着当下这休假期、联盟关于“荣耀全明星”有具体计划要开会,搞了一次专访互动。不少的提问都来自于网络上的粉丝票选,其中有一条提问的是职业选手们的“入睡三部曲”,即询问他们入睡前做的三件事。至于为什么要问三件……主要还是怕出现“闭眼睛”和“躺到床上”这两个标准答案。

不过这些考量并不重要,我们先按下不表。虽然问题虽然简陋了些,深挖起来倒也是能够体现出各个选手不同的生活风格。譬如说喻文州微笑着分享了自己睡前泡脚的一系列习惯,而他身边坐着的蓝雨副队长黄少天便喋喋不休地分享起了最近一周内每一天不同的三件事,直到被他的队长喊了声名字才停了下来。又好比王杰希透露了自己查房的习惯,基本上可以总结为提醒睡觉、查房、再查一次三个步骤*。

当然也有一些感觉上并不怎么“合适”的答案。正经如张新杰“钻进被子、把头枕在枕头上、闭眼睛”,不正经如方锐说着“刷三次黄金右手的TAG”。不过总体说来,采访的内容还是相当殷实有料,任务也得以完满完成。

结束工作后的选手们彼此间打了招呼,便三三两两地结伴散开了。

 

韩文清和张新杰、张佳乐他们打了个招呼,没参与霸图一行人的游玩行动,往大楼的一个偏门便走了出去。没过一会儿,另一个人也出现在了门口。

“哟,来得很快嘛,老韩。”叶修似笑非笑地看了看身边的韩文清,两个人便一起往联盟安排的酒店走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所“未雨绸缪”,韩文清在来之前和叶修说明了他住单人间的这件事情。

走进房间之后叶修便也心领神会地落上了锁,看着面前而许久未见的韩文清竟然也心生不自觉的感慨。霸图和兴欣的战队工作都很忙,两个人作为队长更不用多说,细细算来也有好几个月没有见过面了。更别提这血气方刚的年纪,总是有些各方各面的需求的。

韩文清静静地接收着叶修投来的打量的目光,没过几秒便伸出胳膊、二话不说地把叶修往床上带。本就棱角分明的脸上漾开些许不自然的急切,让叶修恍惚间有种变成了猎物的错觉,不禁开起了玩笑:“老韩你急个什么啊。”

被指称“猴急”的一方倒也没什么举动,只是略显沉默地抱着叶修,慢慢地把两个人调整成耳鬓厮磨似的姿势,呼吸间还存着叶修常年来夹带的淡淡的烟草味道。不怎么见到过韩文清这幅样子的叶修也愣了一下,犹豫间还是把双手环到了对方厚实有力的背上。

其实叶修隐隐约约明白韩文清在踌躇什么、甚至在无奈什么。毕竟身为联盟里唯一两位从第一赛季奋战到至今的选手,韩文清所体会到的心情,他常常也是照盘全收的。尤其是就结局来说,兴欣这次夺冠,霸图却永远地被定格在第十赛季的四强席位上。

“诶老韩,你今天采访好像不太积极的样子嘛。”叶修没话找话似地起了话头。

趴在他身上的人不置可否似地瞥了他一眼,翻译过来大概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像你这样热衷于在记者面前耍花腔、放垃圾话。只是韩文清闻言却想起什么似的,突然之间开始扒起了叶修的上衣。

“诶卧槽老韩!你怎么又急上了!”叶修今天穿了件淡蓝色的衬衫,下身是简单的牛仔裤,不一会儿就被“手上功夫”颇好的“拳法家”给剥了个精光。

韩文清也不明白心里隐隐的急切是来自哪里,只是觉得今天的叶修打扮得比以往更干净精神,就显得更年轻朝气一些,也更……让他忍不住一些。于是辗转间二人的唇舌便战了几个来回,来不及收回的唾液在分离的瞬间被暧昧地荡落在唇边。

叶修不满于对方仅仅处于衣衫不整的阶段,便也伸出手在韩文清专心“工作”的时刻脱起了对方的衣服。韩文清并不在意叶修的这些小动作,反倒是有那么几分喜欢这种自然而然的相互主动。或许,对于叶修这个人也是这样,韩文清很早就沉溺于双方在竞争中养成的默契与相通之中。

不过眼下,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韩文清的唇舌游弋到叶修因为不常接触阳光而显得白皙的胸膛上。而一颗茱萸被含住舔咬、另一颗被手指揉搓玩弄,叶修忍不住被这般强烈而久违的快感震得全身颤抖。

似乎察觉到了身下人难掩的情动,韩文清过了一小会儿便放过了叶修的胸膛,低喘着粗气,语气中带着一种几不可察的餮足:“以后每周跟我去健身。”

神智混沌的叶修看了看自己眼前那坚实的胸膛,想了想自己相较之下毫无健美感的身材,不禁有些没由来的愤懑不平:“老韩你这属于典型的炫耀。”南方人普遍体格不大,叶修一米七八的身材已经属于偏高的一类,可惜放在人家韩文清队长面前还是——不、够、看。

上下其手正感受着皮肤与脉动的韩文清早就练成了自动过滤垃圾话的本事,毫不犹疑地伸出手去掌握了叶修的重·要·部·位,便是一番上下动作。好几个月没好好彻底休息过、更别谈情事的叶修哪受得了这般对待,立刻成了战五渣,彻底专心享受这天堂般的待遇。

韩文清看着满足后的叶修眯起的双眼与微微发红的胸膛,不禁呼吸变得更为紊乱急促。从床头柜里拿出早有预谋的小瓶子,往手指上一抹便往叶修身后探去。久违的动作让叶修心头萦绕上一种微微的紧张,甚至滋生开一种自己不怎么愿意承认的期待。

直到身上的韩文清额头渗满了汗、慢慢地令二人合为一体的时候,体内传来的另一个人的热量几乎要灼烧殆尽他平时在赛场上展现的灵活狡猾的心思,他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一种期待的来源与归宿。

韩文清伸手去抚慰叶修,看着他眉宇间似存的疼痛,难耐地咬了咬牙根。可目光对上的时候,终究是受不住叶修略带涣散的双眸中浓浓沉淀着的、平日少见的安心与温和,一把揽过叶修的肩膀动作了起来。

而叶修被这般的猛烈炽热冲击得仿佛快要昏聩,感受着空气里铺天盖地地镌刻着韩文清的气息。脑海中不恰时机地放映起一叶之秋与大漠孤烟第一次对战的场景,又回想起君莫笑穿着一身五颜六色、显得不怎么有美感的装备第一次站在大漠孤烟的面前。

横贯了十年的情愫忽如其来地喷涌,叶修难以自制把手勾上了韩文清的脖颈。

于是猛虎出匣。

韩文清终究耐性崩溃地用力吻上了叶修。

 

事后做完清理,韩文清和叶修便窝在床头聊最近各自身边发生的事情。无意之间又提及了下午的采访,叶修揉着腰暗骂韩文清的用力,却想起采访时候那个“入睡三步曲”的问题。“老韩你好像说最后一步是脱衣服来着?”

“嗯。”韩文清点点头,“这种问题真是无聊透顶……”

叶修好笑似的看着韩文清微微蹙起的眉头,打趣起来:“我看未必……说实话韩文清队长您睡前三件事是收钱包、整理钱包、准备明天收钱包吧?”

“不是。”

“……”叶修有些讶异于韩文清的认真作答,有些无趣地瘪了瘪嘴。

“是脱我的衣服,脱你的衣服,然后和你一起脱你和我的衣服。”

过了三秒才反应过来的叶修不禁红了张老脸、“破口大骂”起韩文清:“老韩你赶明儿直接和老林拜师学艺转职流氓去算了!”

韩文清摸了摸鼻子,微微地勾了勾嘴角,躺进了床铺。

叶修没好气似的关掉了壁灯,也钻进暖洋洋的被窝里,忍不住浅浅地笑了起来。



 

*大眼这个梗其实我想套用的是“晚安、安抚、再安抚”的“育儿入睡三步曲”(x

*一写肉就顺畅地近三千字我真是(x

*在我的世界观里第八字母就是一种灵魂高度融合在肉体上的表现呀ww(什么鬼

*_(:з)∠)_感觉很OOC很抱歉……想塑造老韩这种狂霸酷炫拽略带流氓的调调啊ww

*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
热度(39)

© 几米阳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