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愈♡复健诈尸中

☞你可能会看到的全职CP
☞韩叶/林方/喻黄/双花/张安张

韩叶|同室操戈01-04

【_(:з」∠)_01-03小改 04新增】

【久久未填的坑,终于暑假(x)】

【脑洞越开越大,容我缓缓】


*韩叶(网络)作家AU

*设定好俗啊,写得也好蠢啊

*大家有各种各样的奇怪相关设定(x

*想想就有OOC的风险(

*爱一个人就给他出书(x


01

在这个网络阅读风靡的时代里,纸质书的地位正如传媒所言那样受到了挑战。其实仔细说来,网上的文字最终能被排版印刷、落成铅字,其实也是大多数网络写手的梦想;而同样,实体书也借由网络得以更广地宣传与销售。

不过我们的故事并非要论述这两者的相融共通,而是要从荣耀文学站掐的水深火热的灌水书评区“职业联盟”说起。

荣耀文学站创始以来,“叶秋”这个名字就广为读者所知。在网站起步的时候,叶秋便以一部《却邪》而声名大噪、广受关注。以热血战斗为主要故事内容,加之以酣畅淋漓的描写,偶尔再添上几句俏皮话的点缀,《却邪》一时间高居网站各大榜单榜首。而女主角一句“你的烟请一辈子让我来点”瞬间又在感情线上拉来了一票孤独空虚冷的宅男。

虽然叶秋经常在更新后加上些没多少节操的调笑话,但大多数读者还是很喜欢这位文力超强的写手大大的。唔,当然,经常在书评区里,也有不少帖子经常以掐叶秋为乐。而这些读者,基本上都是韩文清的脑残粉。

韩文清何许人也?同样,这位大神是荣耀文学站的当家支柱之一,在网站刚创办时就带着一本《霸图》成为了一时炙手可热的作者。仅仅是架空的宏大却细致震撼的世界设定就吸引了无数读者趋之如骛,而干练强硬的写作风格与主角过关斩将、不断向前征服的故事情节,更是让一帮子男读者不顾形象地在评论区嗷嗷大呼——爽!过瘾!

虽说是两种不同的风格,但还是无可回避地会在榜单上相遇。于是大多数情况下都略逊一筹的《霸图》,让无数韩文清的死忠脑残粉扼腕叹息,偏偏又在看到叶秋榜单夺冠后“志得意满”(其实就是叶秋日常的垃圾话罢了),默默地将叶秋视为了自家大神的宿敌。

《霸图》粉看不惯叶秋喜欢开玩笑的态度,比起自家大神韩文清坦坦荡荡的言语风格来说,那个总是嘻嘻哈哈的叶秋真是差远了。于是“职业联盟”在韩、叶两者同时更新或出书的时候,总是满页满页地飘着“叶秋弱爆了!”、“韩文清算个BALL”之类的争论。每次摸着鱼来看戏的新任版主夜雨声烦总是眼疾手快地一楼楼审过去,然后大爆手速删除一些言辞过于激烈的跟帖——其中主要以《霸图》粉大喊着的“干死他”“干死叶秋+10086”为主。

六七年来,随着荣耀文学站的不断壮大,许多新鲜血液得以涌入。譬如写治愈系哲理小说的王杰希引来无数少男少女的追捧,又譬如写史实分析类的张新杰俨然成为这网络文学站内一道与众不同的风景,再好比那个永远只写短篇但是是个大帅哥的、人气高得令所有男性作者望而兴叹的周泽楷。

而“职业联盟”里依旧经常水深火热,却不再仅仅是掐着韩文清和叶秋的作品。常常有女生嚎叫着周泽楷巨巨你为何这么帅,又常常有男读者哭着求热血向美女写手苏沐橙的博客地址,或者是哭着求喻文州大大更新的读者又刷了一个月的水贴。那不再牢牢盘踞榜首的叶秋和韩文清,甚至被小部分读者称为“时代的眼泪*”。

所幸两位作者似乎都没有这样的想法。

叶秋从来不理会这些负面的质疑。——要是这些小小的质疑和风浪都能把他虐到墙角去痛哭流涕,那韩文清的粉丝早就取得了(打倒叶修)的革命胜利了。

不同于从不露出庐山真面、而被不少人诟病故作神秘的叶秋,经常出席签售会的韩文清在镜头前总是十分坦荡地面对记者的提问。那硬朗的面容鲜少露出笑容,时刻散射着不怒自威的气息。面对怀疑,韩文清总是平淡沉稳地回应这样一句——

“一如既往。”

 

但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荣耀文学站的写手和读者们陷入一片惊异之中。

叶秋突然之间宣布封笔,且一年内将不再创作任何商业作品。

叶秋的粉丝无疑十分悲伤,网络写手注定有着他的“职业寿命”,却没想到离而立之年还差着好几年的叶秋突然宣布封笔。其他各家读者也大多心思复杂沉重,毕竟这位全网站公认的大神要离开,总是让人伤感怅惘的事。当然,有一些人也对这“一年”的期限产生了疑问与期盼,想着是否一年后叶秋会再回来,还能再读到他笔下人物的生命与鼻息。

而刚出版了《霸图》第七册的韩文清照常出席记者采访的时候,罕见地露出了比平时还要冷淡严峻的表情。

“韩文清,你听说叶秋说要封笔的事了吗?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这……一旁的助理不禁捏了把冷汗,想起之前在休息室里同韩文清说这个消息的时候,韩文清脸上瞬间露出的愤怒与不可理喻,唯恐他要做出什么过度的评论。

但出乎意料的是,韩文清出奇地冷静,只是淡淡地望向不远处前方的摄影机,目光却深邃地像是要穿透屏幕直直地射向哪里似的。

“我等你回来。”

于是蹲在电脑前看直播的戴妍琦兴奋地嗷了一声捂住了脸。

追电视剧间隙的苏沐橙瞥了眼直播窗口,若有深思地眨了眨眼。

而正窝在电脑桌前和身边的人一起凑热闹、看直播的叶修猛吸了一口烟,不自觉地微微勾起了唇角。

——好啊。

 

*时代的眼泪:来源于日文,「刻のなみだ」和「時の涙(ときのなみだ)」同音,直接翻成中文就是时代的眼泪。后来被用指历史的错误,或是某种东西已经古老到会令人流下怀念的泪水。或者是指作品里面的角色被强迫改成中式方式的姓名的外国影片或动漫。亦或者是时代的潮流和观者的看法相差十万八千里时会有的感叹(自己是老人了)。(转自http://mycs.suda.edu.cn/content.asp?id=603

 

02

叶秋的封笔虽然引起了众多疑惑,但大多数还是被认作了自我主动的选择。粉丝们大多也只有长叹一声,能做的也只有无尽的怀念与可惜。

但个中实情缘由,也只有嘉世文化高层及部分签约作者所了解了。虽然作为网络作家出身,叶秋在实体出版也有着不小的人气。从《却邪》开始,嘉世文化便揽下了这棵摇钱树。可随着行业的迅猛发展,单一的书籍贩卖已远远无法使出版企业获得利润。最好的例子莫过于轮回文化,依赖周泽楷出色的外貌为噱头而大量揽金,在近几年内迅速崛起,最近年利润已超过嘉世、蓝雨等一系列老牌企业。

就此,从不公开露面的叶秋便成了嘉世一直以来的心病,甚至成为心头上一根不可不拔的毒刺。正在这伺机而动之间,面容帅气的新兴作家孙翔俨然成为了再好不过的接班人。这位新人能带来话题,又有确实的实力,加之以心态难免浮躁、经了解又无多少城府……于是当孙翔大笑着嘲讽着被迫“主动解约”的叶秋的时候,嘉世文化的老板陶轩心中大石落下、却又有一些难言的叹息。

毕竟是一路同叶修一道拼搏过来的,自己却摒弃了热情、选择了更切实的利益。

面对这个结果的叶修并不悲痛,倒是有几分的意料之中。本来,借用弟弟的身份信息离家出走埋头创作,就是他无法参与公开活动的最大理由。当下多了白白一年的空窗期,倒也不算太差。到时候换上真名,叶修依然能继续从事商业性的写作,继续出书,继续把自己想表达的传递给读者。

只不过……

叶修低了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上一闪一闪的来电提示画面。

“哟老韩,想我了?”叶修窝在嘉世文化办公楼对面叫“兴欣”的小书店的员工休息室里,一手抽着烟,一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

“呵。”电话那头的韩文清语气依然冷峻,仿佛都能想象他这一刻严肃的表情。

“哦……是来问我为什么封笔?”叶修笑了笑,对于那位认识数年老友的冷淡态度并不在意。言语间惬意地深吸一口烟,烟雾又在唇齿间被吞吐至空气之中、又很快消散开来。

韩文清未作回应,而默不作声间叶修明白这便是默认了。

“和嘉世有些问题而已。”韩文清听着叶修无所谓似的答案,抿了抿唇。其实自己早也猜了个七七八八,打电话去无非是探探口风。只不过叶修一向语气懒散,也只能凭着直觉判断叶修的心态仍是不错。

“嗯。实在不行找我也行,霸图这边……”

只没等韩文清说完,叶修便轻笑着打断了他:“得了吧老韩,我要是来霸图出书,你的粉丝第二天就得去霸图大楼门口示威游行了吧。啧啧啧,我都能想象那场面,彪悍得呀。”

“……”

“唉行了。你的关心收到了啊,我好着呢。”

“……嗯。”

叶修略略挑了挑眉,有些意外于韩文清的不予否认,按下了挂断键。

霸图出版建立初期,签下的第一个大牌写手便是韩文清,于是凭着《霸图》起家的这家企业,干脆将“喝水不忘挖井人”的古训发挥到了极致,把企业名也定为了霸图。这不是还有人开玩笑嘛,说韩大手在霸图里的一句话比真正老板还有用呢。而霸图的粉丝不少也是由韩文清的粉丝发展开来的,许多都是性格耿直、脾气直爽的汉子。

虽与韩文清是多年来激烈竞争的对手,叶修与韩文清的私交却全然算不得浅。想当年,叶修和韩文清在荣耀文学站内部交流活动中遇到,一人提着一罐啤酒,在会场外的小草坪上一坐便是几个小时,对于网络文学不停地争来辩去。——不过最终获胜更多的,好像一直都是嘴皮子翻得更快些的叶修。

叶修正神游天外之际,书店的老板娘陈果推门而入。陈果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叶修,又看了看他手头快要燃尽的香烟,不禁头痛起来这位新应聘的员工。“叶修,休息室不允许抽烟。你要想抽沿走廊走,到仓库外的空地去。”

闻言的叶修把烟蒂捻灭在一旁的烟灰缸里,顺从似的说着以后会注意。

陈果仍有些好奇,这皮肤偏白、身材偏瘦,看上去就是死宅一个的青年怎么看了眼书店外贴的招聘启事,凭着“包吃包住”四个字就毫无理由地签下了劳动合同,听到说自己的小休息室里还有电脑供休息时间使用,还十分高兴似的喊了声“太好了”。

不过招来人手总是好事。

陈果摇了摇头,和叶修交代了一番要注意的事项,便让他安顿一下准备出来一起吃晚饭。饭桌上,小书店的几个其他员工分别自我介绍了一番,也一起鼓掌表示了对叶修的欢迎。叶修见这些也约莫二十来岁的同事,听着他们乐呵呵地说着笑话和微博上看来的新梗,在久违的集体环境中也挺放松畅快的。

吃晚饭的叶修正好轮夜班,这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书店晚上的客人也并不多,也有着充分的余裕由得叶修坐在电脑前自行消磨时光。打开了写作界面,叶修冲着屏幕发了五分钟的呆,又噼噼啪啪地把最近构思的故事大纲打了进去。

不同于以往常写的战斗类故事,叶修这次酝酿的故事说起来有些冒险。主题仍是科幻冒险类,他又计划加入一些灵异、情感的元素。而这些内容不再成为插花,而是与主题平行共存的另一些部分。虽说也常看各方面各类型的小说,但这聚合之中拿捏的分寸无疑是相当重要的了。很久以前有一阵子,荣耀文学站也流行过这种“混搭风”,结果往往是许多作者雄心壮志地码字,读者读完之后却怒点负分大骂“什么鬼”。

这样想来古人的话是没错的。所谓术业有专攻,而尤其针对于已经颇有一番成就的大手们来说,也早已形成了自己的一种行文风格与叙事节奏。一时之间要糅合许多因素,又要读者去习惯,想来也不是轻松的事儿。

只不过现在也算一切归零,想去尝试的再没有阻碍的理由。

叶修想了想,点开了荣耀文学站的注册页面,在真实姓名一处填入了“叶修”二字。记下了ID与密码,替书店茶饮角里的客人送上一杯咖啡之后,叶修又打开了文档,把双手放在了电脑键盘上。

 

03

“卧槽这巨巨哪儿来的?”

第二天起床刷荣耀文学站的读者们,被日榜上那空降第一名的高点击率、高评分都吓了一大跳。而荣耀ID叫作蓝桥春雪的许博远在例行给今天(半天就)又日更了一万的黄少天砸了票、看了看喻文州又没有更新之后,也被高居榜首的那篇《千机伞》吸引了目光。

仅仅是一万来字的内容,却已把新颖特别的世界设定一半清晰、一半朦胧地展示在读者眼前,不恰当地比喻起来,真当是几分“犹抱琵琶半遮面”、意犹未尽的意味。而评论区里的回复已经堆得极长,不少妹子汉子已经开始高呼起“大大求日更三万!”、“主角一定是个现充吧?”、“这么超神是哪个大手的马甲啊”了。

一口气畅快读完的许博远心情却有些复杂,想着这个月月榜一定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血战。自家蓝雨出版社的大神们恐怕压力又得大上不少,而作为负责网络编辑的他恐怕又得被叫去开会、再被逼着想上一番应对方案。

这样悲伤地想着的许博远,就看到QQ上“春易老”发来了消息。

——但其实嗅到危机的并不独是蓝雨一家,那头的霸图、微草、嘉世等等的网络编辑也大多召开了会议,将关注的目光投向这单枪匹马却突如其来的大神。

值完夜班的叶修打着哈欠交班给了同事,窝回自己算不得宽敞的、由储藏室改装成的休息室,舒舒服服地盖着被子睡了过去。任凭外头电闪雷鸣,我自岿然不动。叶修长久以来无所谓的、换而言之有些懒散的态度,让他从未过分地担心过什么。

“我多厉害啊,你懂的。”

韩文清在后台更新好存稿之后,无意中点开了飘在新榜榜首那篇陌生作者“君莫笑”的作品。读完之后,心中却不自觉地涌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与大胆的猜测。很多事情没由来、没理由,却硬是成为了盘踞在脑海中的一种设想。

“啧。”意味不明地啧了一声,却油然而生一种类似于安心的情愫。

因为长时间的相处而难以抵抗的熟知,所以才更明白多余的、冗杂的关心无异于明日回想起也会发笑的多余之举。作为少数的了解叶修真名和故事的几个人之一,韩文清在一路前行的路上,却也经历着、目睹着叶修的变化。当初大大咧咧穿着T恤和牛仔裤、拉着行李箱就离家远走、投身写作的叶修也好,如今嘴上总是常常叼着根烟、皮肤被长期的宅男生活养成算不得最健康的白色的叶修也好,都是实实在在地出现在自己生命中好些个年头的……

朋友。

韩文清斟酌了一下词句,还是在脑内最终把他和叶修的关系定格在这两个字上。比起论坛里津津乐道的“宿敌”而言,他和叶修除了在商业上难以避免的竞争之外,其实并没有那么多的水火不容。本就是同一时期开荒的写手,在对于写作上的看法也有着许多共通的地方,他总有一种与叶修“同室操戈”般的错觉,尤其是他曾经去嘉世所在的H市签售、看到场外来凑热闹的、围了好几圈的嘉世粉的时候。

不过比起火爆的霸图粉来说,嘉世粉也大多随叶修性子一般的,只是在场外凑个热闹、看看那传说中和自家大神掐的火热的韩文清到底长了几个眼睛几个鼻子。

——当然事实证明,除了那张脸让人看了有点想交出钱包之外,韩文清和普通人也一样,两只眼睛、一个鼻子,还有一张抿起来唇形硬朗的嘴。

不切实际地设想过,如果一开始与叶修就同属同一家公司,是否又是另一番光景。是不是会和自己和张新杰一样,又或者和叶修与苏沐橙一样,时不时合作写写短篇、中篇,说不定还有长篇。只可惜光是想想叶修一脸正经站在自己身边的样子,韩文清就难以克制地打了个寒颤。

比起方才脑补(失败)的所谓的“乖顺”模样,韩文清还是更习惯、更喜欢现况:叶修没个正经似的站在自己面前,冲着自己一脸生怕不能惹自己生气的调笑,虽然身高上比自己要矮上一些、双目间却满是自信的熠熠光芒。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之中,追逐梦想几近要成为遭人嗤之以鼻的天方夜谭。韩文清虽不如叶修那般与家里闹了个不愉快,选择职业写作这条路却也遇到不少的质疑与不理解。有长辈过年来直白地问一句“文清你这写东西能赚钱养家吗”,也有当初的高中同学出人头地、和他在一些场合里相遇时,意味不明地感慨上一句“还真坚持写小说了啊韩文清”。

算不得善于言辞的他往往是言简意赅地回应一句两句,然后借由着他本来就冷峻的脸孔的帮忙,让质问者也自觉无趣地收了声。

他记得挺久之前,在作者内部交流会上和叶修一起提着啤酒、跑到会场外的草地上胡扯乱侃。一杯倒的叶修对啤酒还有些承受力,断断续续地三罐下去之后,却也难言微醺的、红润了的脸庞。

叶修同他说,真名不作叶秋而叫叶修。“嘿韩文清你知道吗……这就是一个,嗝。狗血叛逆的出家……嗝,不好意思啊,离家出……走的故事。”

意识还清醒着的韩文清没有做声,有种想把叶修开始打结的舌头捋直的冲动。

“你信吗。”

“什么?”

“梦想,这种东西。”

“……”

“哈。我就知道。”

韩文清一直到很久之后都记得那天草坪上突然睡得不省人事的叶修,也记得当初一语不发地扶起叶修、把他的臂膀架在自己肩上时候传来的他人的温热。

不过很遗憾,他最终只能从叶修助理那里拿来房卡、把叶修安置在被窝里熟睡的时候,默默地低声回答一句。

 

“我相信。”

 

04

叶修起床的时候,天也要黑了。年轻的老板娘陈果见他出来,便笑着招呼他一起吃饭。饭食虽然比较简单,但也可见在如何做到营养均衡上是费了番心思的。

心下微微一动的叶修笑了笑,感叹自己比起以前饮食规律真多,终于不与红烧牛肉面、老坛酸菜面、海鲜什锦面味的方便面常常相会在深夜了。夹了根菠菜往嘴里塞的时候,隔壁一个男生返璞归真似地盯着自己碗里也放着的菠菜,感叹起《大力水手》的剧情:“啧,小时候我真以为吃了菠菜就能力大无穷了。”

另一个男生则哈哈一笑:“吃菠菜时候的苦瓜脸才是吧!哈哈也算气场强大啊!”

“咳咳。”神游天外的叶修回了神,才发现自己无意识地把韩文清的“钱包脸”安在了……波派的身上。

同桌的大家见叶修吃到一半、脸涨得通红,估计是呛着了,连忙递过一瓶矿泉水来。叶修接过,顺了气之后道了声谢,心里暗骂自己最近的思维真是越来越猎奇。

准备休息一会儿去上晚班的叶修刚迈开步子,就听见陈果喊他名字。

“叶修!有人找——”

微微蹙起眉头,叶修思忖了几秒,从员工休息室走到书店门口的时候,看见戴着鸭舌帽的年轻女子的时候便确定了猜测。和陈果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谢,略作装饰以免粉丝围堵的苏沐橙仍旧神采飞扬地走向叶修。

没等陈果疑惑叶修同这大美女之间的关系,叶修就笑嘻嘻地问道:“老板娘,我和她去休息室聊一下?”

陈果一时间愣了愣,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当然,陈果之后发现那便是以才貌双全而广受欢迎的美女作家苏沐橙,又是一阵子以后的事情了。

苏沐橙四处打量着环境的间隙,叶修给她倒了杯水。迎上苏沐橙带着疑惑与些许担心的目光,叶修忍不住扬起了嘴角:“没事儿,我很好。”

“嗯……”苏沐橙喝了口水,似乎欲言又止,最终只是浅浅地抿起唇,点了点头。也许是苏沐橙对于叶修的去向有了落实了解,氛围也变得轻松了起来。瞥见一旁的电脑屏幕上熟悉的页面,苏沐橙盯着“荣耀文学站”的LOGO看了一会儿,心下了然:“真的去写了啊。”

叶修对上那妮子闪烁着的目光,点了点头。《千机伞》的故事交杂了许多风格内容,却也不属于灵光一现,而是已沉淀许久的念头。当初也是故人,与他构思落实,也让他在山重水复、故人不在时候,借以“千机伞”的线索铺展开全新的剧情。

苏沐橙的作品这首在月榜上表现不算挑眼,却比新来的孙翔有着更好的成绩。嘉世在颇感意外的同时,也暂时将打榜关注重心向苏沐橙靠拢。无形间被迫加大了赶稿量的苏沐橙也不方便久留,和叶修打了招呼便要回去写作。

叶修送她到门口,却见她故作神秘地回过头来,低声说道:“前两天,霸图那位老大和我打听你的近况来着,可关心你啦。”

反应过来“霸图老大”所指的必然不是霸图老板的叶修,罕见地那张被黄少天常常吐槽奇厚无比的老脸上露出了几分微微不自然的神色:“赶稿去!”

苏沐橙笑嘻嘻地带着八卦后的满足神色走了,叶修想了想,还是掏出了手机。

 

收信人:老韩

吃得好睡得香。神之领域见?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对方的回信也到了。不过风格倒是一如既往的简洁或者说粗暴:“好。”

叶修提及的神之领域,是荣耀文学站相当具有特色的一个版块,是一个需要一定门槛才能进入的作者PK系统。只有阅读量、点击量、收藏量、评论量、热度等等达到一定要求的网站作者,才能进入系统名单,换而言之,里头的不是巨巨就是大手,不是大手也算得上小粉红,不是小粉红也起码行文流畅。数据的要求并不严苛,但有效杜绝了没坑品、没人品的作者。

而所谓PK,是每周荣耀官方设定一个主题,由神之领域的作者们自由发挥,上传短篇作品,交由没有发表权但有投票权的网站用户评选出最佳作品,当然相应作者也会得到一定的积分奖励。

更有意思的是,读者在随机评分投票前无法看到作者的信息,直至这次榜单统计结果出现TOP3写手。这就为比赛多了一份匿名的公平性。而也不止于此,作者可以选择不使用自己的笔名,在神之领域重新建立一个笔名与账号绑定,相当于网游里的“小号”的作用,发布自己的作品。

故而除却免于被诟病“大大欺负小透明”的糟心可能之外,也让“职业联盟”每周都火火热热地等待,等待有画风明显的大手出现,然后开扒ID。譬如兼职版主和作者的高产传奇黄少天,就以鲜明的文风被扒出了“夜雨声烦”的小号(从而也让他被扒出了版主的身份)。不过这仍是少数,围观群众也就是图个乐子,毕竟猜对的几率不太大,猜错了也难免显得对作者不够尊重。

不过神之领域在作者圈里也是颇受好评的。其中主要包括得以一鸣惊人、获得关注的粉红跃上神坛,这让他们多了一个崭露头角的机会;当然也包括那些平时没法儿乱开脑洞、或者风格偶尔想突变一把的大神,得以有了新的平台,将创作略放松成业余爱好、而非工作。

叶修这么同韩文清说,自然是缘由他们也多次相约在“神之领域”PK。最初尚未出名的时候批着真身,后来也几次私下约好开着小号笔名悄悄“作战”。

点开神之领域的专属页面,下一期的主题正公告在本期榜单的下方。

“对手恋人”。

叶修掏出烟和打火机,吞云吐雾间滋生了个恶质的念头。

他想,就算这次出榜,也不告诉老韩他批的马甲的名字好了。

——反正,认得出的吧?


T了个BC

评论(12)
热度(67)

© 几米阳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