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愈♡复健诈尸中

☞你可能会看到的全职CP
☞韩叶/林方/喻黄/双花/张安张

韩叶|似痛非痒

一发完结!

一个真·老夫老夫的夏日日常(x)



似痛非痒



背上突兀地传来一阵瘙痒,让叶修手里烧了一半的烟晃动了一下,在桌上留下三两的烟灰。“啧。”叶修把烟塞到嘴里猛吸一口,吐出缭绕的烟雾,起身去找不知道被扔在哪里的止痒花露水。

身后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叶修背对着门的身子微微向门外的人侧了侧,叼着烟含糊地说道:“花露水呢?”

等韩文清有条不紊地从床头柜第二格掏出那个青绿色的塑料瓶的时候,叶修才刚刚意识到自己好像露出了一些不应该有的破绽。在心里喊了糟糕,于是行云流水般地把嘴里的烟又转移到手上,俯身想捻灭烟头的动作却因为烟灰缸的缺席而打断。

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他丰富多彩的小动作,韩文清把花露水往桌上一放,起身去了趟客厅又折了回来——手上还抓着叶修那个刚刚被没收一天的宝贝烟灰缸。

“灭啊。”韩文清瞥了眼叶修,看着对方大大方方地把烟头往烟灰缸里扭了几下。

把烟灰缸往桌上一放,韩文清看见对面的叶修写满了一脸的“王顾左右而言他”:“诶老韩你快给我涂一下,我背上刚被蚊子咬了一口,痒。”

本来该好好算账的那一方倒也就是吃他这套转移话题的粗暴技巧,旋开盖子、在右手手心上倒了一些花露水。

“哪儿?”

“脖子下面,靠近脊椎那儿,我不好弄。”

韩文清左手拉住他T恤的圆领往下扯了一点,看见叶修因多年宅家而养出的一身白嫩的皮肤上一个明显的红块。手心上凉爽的液体很快转移到那片地方,韩文清轻轻摩挲了几下,并不细腻的指腹蹭得叶修下意识地颤动了一下。

一股无名邪火陡然涌上心头,韩文清皱着眉拧回花露水的盖子,把半推半就的叶修往床上带。在耳廓和脖颈不怀好意地作了一番乱后,韩文清咬了口叶修的喉结,两个人直起身子坐在床上,面对面开始日常的“批评与自我批评”。

“抽了几根?”

“就这一根,还正好被你抓到了。”叶修抬了抬眉,显然是觉得自己倒霉。

“才一天你就忍不住。”

“我就是纯属习惯,一开始都没反应过来就给点着了。”

叶修摊了摊手,一本正经又理直气壮地强行解释。对上韩文清一贯深邃的目光,又觉得自己有那么一丁点儿的输人气势。同以往生气时候继续动·手·动·脚的行为不同,这次韩文清往他身上扑的目标点好像有点错位?——被箍住脑袋的叶修这样想着。

出神的同时叶修头上猛然一痛,惹得他半眯起眼指控:“老韩,家暴违法。”

结果叶修对上的是韩文清垂下的头,和一个平日因为身高所限他不太能看到的发旋。他怔愣了三四秒,才反应过来对方刚刚说的是让他拔他头上的一根白头发。

韩文清头发短,所以那根白头发藏得挺好却也还是躲不过叶修的双眼。叶修二话没说拔了下来,突然觉得韩文清刚刚在自己头上施以的“暴行”其实估计和自己一样——其实都是一股巧劲儿,不怎么疼。

把韩文清微微攥着的手掌拉开,果不其然看见里头躺着一根银白色的发丝。盯着看了几秒,叶修突然觉得他们刚刚互拔白发的行为又幼稚又非常煽情。有一些难耐的热流在胸口杂乱无章地纷纷涌动,他刚想抬头啃韩文清一口,却又当场愣住。

韩文清拿走叶修手心里韩文清的白头发,又拿起韩文清手心里叶修的白头发,把两根头发交叉着打了一个不好看的死结,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

——头发一长一短的,打出来的结便也很不对称。

被煽得实在受不了的叶修终于开始扒韩文清的衣服。

顿时收到热烈回应的他很快被夺走清醒的神智,耳边反复残留着韩文清刚刚灼热的气息:“都说好了。真把烟戒了,对肺不好。”

叶修觉得自己可能不是肺不好,而是心脏不太好使。一阵酸麻疼痛,又一阵痟痒难耐。——他家老韩,也许是一只毒蚊在建国后偷偷修炼成了精,他可能需要报警。

 

【完】


*关于年龄设定:

“尽管每个人头发变白的情况不尽相同,但男性一般发生在30岁后,女性则从35岁左右开始。”

↑百度来的,这里设定的大概是韩叶生第一根白头发的时候。


感谢阅读!

评论(8)
热度(39)

© 几米阳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