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愈♡复健诈尸中

☞你可能会看到的全职CP
☞韩叶/林方/喻黄/双花/张安张

冲斋|别把甜腻的情话熬成溃烂的伤疤 [薄樱鬼/20101208]

*早期鲜网补档注意


曾经有人轰轰烈烈地嚷嚷着要陪谁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结果无声无息地湮没在时间的长河中。

可我却始终相信,你不一样。


>>别把甜腻的情话熬成溃烂的伤疤。

×

映在斋藤一冰蓝色的眸子里的是冲田总司始终暧昧不明的笑。

他被眼前的褐发少年正以一种与其说是诡异还不如用纠缠来形容的姿势桎梏着,冲田总司撑着的双臂和他背后紧贴的墙壁让他不能逃离,清秀的眉目不由得微微蹙起,暴露出他下意识的不安与困扰。

“呐呐,小一为什么要皱起眉头呢?是讨厌我么?”冲田总司抢着说话,神色轻佻,看上去完全没有想要解释一下为何会造成这种奇怪现况的意愿。

斋藤一眼中是更加浓重的不解,抿了抿薄唇,甚至流露出几丝担忧意味地看着眼前的人:“总司你怎么了?让我等你一起走,是有什么事吗?”

夕阳温暖的光色透过玻璃,把影子拉得长长的。

嘴角浅浅地勾动了一下,冲田总司的声线罕见地沉稳。

——“人家只是想和你告白而已。”

不出所料地欣赏着紫发少年毫无掩饰的惊异,风轻轻拂过短发,丝丝缕缕地打着脖颈。沉默了良久的教室里漂浮着诡异的氛围,震惊、淡然、剧烈的心跳巧妙地纠葛着。

结果斋藤一天然的回答简直要让酝酿了许久情绪的冲田总司当场倒地。“总司,你是不是要我配合你练习和女生告白啊?”

噗哧一下笑出声来,埋在斋藤一的颈窝里蹭了几下,立刻觉察到了他的紧张。小一真是可爱。随后稍稍收敛了笑意,直起腰来对上斋藤一的目光。“我说,冲田总司要和斋藤一告白。”

斋藤一不禁讶异地睁大眼睛,耳畔那低沉的声线甚至是有些恍若幻听的错觉。“我,喜,欢,你。”音节清晰,简洁有力的告白让他的脸上泛上绯红来。

四目交接的刹那,斋藤一读懂了冲田总司没有说出来的话。炽热直白的目光却没有半丝不正经的意味,他明白,他在问自己是否答应。

不知道是谁的心脏不停地快速跳动着,斋藤一终究是咬着下唇,红着脸点了点头。

这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你对我说过的第一句情话。

 

×

时间铺展开一条长长的路,绵延不断前方却一片雾蒙蒙。冲田总司和斋藤一从十六岁那年据说算是开始“并肩同行风雨共舟恋爱之路”。

其实男生和男生的恋爱在别人的眼里无非是关系很好的兄弟而已。一起上学,一起回家,无非不过是因为从小家住一个小区的原因;在跑一千五百米的时候彼此加油的目光也无非是兄弟之间最单纯的鼓励;而至于不追女生的理由,是为了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吧?

——起码我想别人是这么认为的。

冲田总司也正因为别人此般的不足为奇而乐得清闲自在。躺在学校的天台上,趁着午休的时间带着自家小一休息,顺便在门上挂一块“今日天台维修勿入”的牌子以免别人打扰。

不过,冲田总司半眯起绿色的眸,看着一旁还捧着一本物理书靠在墙边的斋藤一神色淡然。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也算约会的样子呢。

蔚蓝的天空中是绵白的云朵在缓缓地飘动,冲田总司觉得搁在脑后的双手有点累,于是便起身坐到斋藤一的左边,躺在斋藤一稍显单薄的大腿上。

“……”没有说话,斋藤一眼中的不解和困惑却显而易见地被始作俑者捕捉到了。迎着微微俯视的目光,冲田总司嘴角弧度高扬:“小一的腿好软比枕头还舒服呢。”

紫色短发的少年依旧不应声,只微微地叹了口气,摇摇头继续看手中的书本。

惬意的某人便有些睡意朦胧地打算开始补眠。阖上双眼之前看见的依旧是狭长的云层与无际的天空,以及,少年姣好的容颜。

“唔,和小一就这样过一辈子就好了。”

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有人的身体突然之间僵直了一下。

年少轻狂的岁月里,你无意间的情话却曾被我以为那就是全部的世界。

 

×

浑浑噩噩,不对,是有个人浑浑噩噩,另一个人清清醒醒地到了要毕业的日子。纵然是平时不怎么仔细的冲田总司也明显地察觉到了斋藤一的异常,细而言之,就是惶恐不安。

“小一怎么了啊,最近老是皱着眉头呢。”回家的路上,懒散地单肩背着书包的冲田总司望着一旁一言不发,甚至是微微咬着嘴唇的斋藤一。

而斋藤一投来的迟疑的目光则是让他有些莫名的气恼和心疼。

“为什么不和我说说呢?小一的眼里我已经连朋友都不是了么?”冲田总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停下了步子,拦在了斋藤一的面前。“更何况……我们不止是朋友吧。”

让人错感到凝结了的空气里,斋藤一微微冷感的声线有些没有理由地突兀。“老师说,我们班有两个相当好的保送的机会,想保送我去A大。”

冲田总司闻言叹了口气,微笑:“不是很好嘛,A大的金融系一直是小一你很想去的呢。”而且,其实凭自己的能力A大也应该不在话下的吧。而且这样又能在一所学校了啊。

“另一个名额,是让你去国外留学。”清晰的声调,斋藤一说出这话时几乎快要轻咬着牙齿。

说不惊讶是骗人的,冲田总司的表情瞬间写满了惊讶。“小一你是不是听错了?你想啊我都不知道这个事情呢。要说也是先和我说的嘛,呐是吧?”而语气也把紧张暴露无遗。

“你妈妈也知道了。老师说,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怕你心高气傲了就不好好学习,影响了班级里的风气。”斋藤一忽然像是想明白了什么,浅浅地笑了起来,“不会有错的,老师很确定地告诉我的,而告诉我的原因,是希望我不要因此妒忌你。”

毫无预警的情况,不曾设想过的未来。

向来话多的冲田总司此刻在听了向来话少的斋藤一罕见的长答之后,终究陷入了沉默。

而抬起头来打破这让人尴尬的氛围时,冲田总司眼里的坚定让斋藤一实实在在地吓到了。“小一,既然非去不可,那你就等我四年。等我有了出息,我就回来养你。”

斋藤一的喉咙里漫出几丝抑制不住的轻笑,没来得及反驳一句我自己也可以养活自己,就被一手带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柔和得像是要延续到世界的尽头。

那时你如同孩童赌气一样的情话却始终让我深信不疑。

 

×

十二月的清晨,街道显得些许冷清。

地上积着不厚不薄的雪,踩上去鞋底会渗出细细密密凉意来,而奇妙触感却是让孩子们喜欢的。斋藤一如往常一样出门去买早饭,一杯咖啡一块抹茶蛋糕。

然后一个人再返回公寓,把吃的放在桌上,一边慢悠悠地吃一边审核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财务报表。过会儿便换上黑色的长风衣,步行到就在附近的银行作上班前的准备工作。

刚在办公椅上坐下,办公室的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请进。”斋藤一抬起头,看见是自家银行的职员,是一个并不太熟悉的年轻女子。

而那年轻的女子脸上则是带着掩饰不住的绯红,迟疑地迈着小巧的步子走到办公桌前。斋藤一敏锐地猜出了七八分她的意图。

“那个,经理,我……”她咬了咬下嘴唇,像是发狠,下定了决心,“我可以和你交往吗?”

斋藤一叹了口气,尽量让脸部线条显得柔和,微笑着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相信你可以找到比我更合适你的人的。我想,我还在等我喜欢的人吧。”

女子的表情失落之中也有些意料之中,洒脱地笑笑:“嗯,经理你和我都会找到的。”

下意识竟想反驳上一句自己只是在等并非是在找,目光瞥过她胸前的名牌,嘴角生疏的微笑突然僵硬了一下。“冲田小姐,谢谢你的体谅。”

遇到过不少类似的事情,而这是斋藤一印象最深的一次。

只是因为……那女子姓氏是冲田么?匆忙完成了一天的工作,斋藤一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禁有些自嘲。自己苦苦在等的人不是早就和自己断了联系么。

四年等过了,等到的是你最后一封问候的电子邮件,便再无音讯。

第七个年头,还是没有下定决心,更准确而言是不想要忘记你。而当初那些甜腻的情话在梦中出现的时候,留下的只是醒来的时候心脏几丝抽痛。

斋藤一把右手缓缓地移到左胸口,明明是平滑的触感,却硬生生地觉得那里有一道疤痕。

 

×

人海茫茫。

斋藤走到小区楼下叹了口气,呵出的热气瞬间化作白雾。

——明明从一开始就应该知道一切只是自己把美好的期待当作了山盟海誓。

现在过着没有冲田总司的日子反而是习惯了吧,斋藤一记忆里那些年少时一起翘课一起分零食一起笑骂的影像依旧清晰,而确实是在提醒着他那些也仅仅是曾经的曾经。

如果年老了还能回想起过去的快乐,大概也算是求之不得的幸福了吧。

从大衣口袋里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有些犯冷而漫上红色的右手猛然被一个温暖的手掌包围。

钥匙陡然从手中滑落。

依旧调笑的声音远得像是从几个世纪前传来。

“呐,小一不会不记得我了吧。”



评论(8)
热度(18)

© 几米阳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