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愈♡复健诈尸中

☞你可能会看到的全职CP
☞韩叶/林方/喻黄/双花/张安张

林方|敌对 [全职高手/20131002]

相恋十年三十题(via@世囍_)

The 28th.我们还没做过的事

 

*霸图兴欣赛后PARO

*来自全职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的脑洞

*韩叶双花包罗表示路过

*PO主炖肉来惹(X

*PO主很黄暴很矫情大家点进来请做好准备Σ(っ°Д°;)っ

 

【H注意】



敌对

林敬言坐在位置上,恍惚间露出了一丝算不得自然的笑容。

七年唐三打,两年冷暗雷。

过去的他从未想象过自己会切切实实地以这样的身份和方锐面对面。起码在呼啸的时候,与方锐的笑闹间未曾预料到以后会走到这样的田地。一时无限风光好、最终却萧瑟陨落的“犯罪组合”,让他们以完全不同的角色来面对彼此。

自己不再是呼啸的队长,却幸运地被霸图相识中。而方锐,比自己更加彻底。那个并肩站立在自己身边的鬼迷神疑的原主人,换职业再来,去了势将逆天的兴欣。

双双绕背后,他看见方锐打来一句。

——妈的。

揉了揉紧蹙的眉头,林敬言感到了一种空前的压力与无力感。相熟的默契把比赛打成了“合作”,都快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组了个队、又或者是系统BUG。越是熟稔,越是窒息。林敬言看着手下的角色放着一个又一个简单的技能,看着陌生而熟悉的海无量。

是活生生的,剥离。把所有的羁绊牵挂,把所有的心领神会,都聚变成了令人难以直视的噩梦。叶修和苏沐橙、韩文清和张新杰,两方人马中的亲密搭档脸上都露出了复杂的神色。而场下一直不停和喻队长发短信的话唠黄先生,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比起萍水相逢不再相见而言,今昔对比下天壤之别才更显刻骨铭心。

林敬言看着屏幕上刺眼的“荣耀”二字,走下竞赛区的间隙回忆起张佳乐曾对他说的“报仇”。可何以兵不血刃而轻取……爱人。

 

方锐躺在床上,挑眉看着俯在自己身上、脱了上身衣物的林敬言。细细密密的亲吻落在他的胸口,却从充满冲动的行为中感受到了对方的怅惘与复杂难言。一把推开,林敬言被动地和方锐一起直起身来。

“哟老林,输给兴欣之后,你怎么比张佳乐还痛苦?”方锐打量着林敬言镜片下不甚宽慰的眼神,难免联想起比赛之后很快消失在茫茫人海中的张佳乐。——“哦没事儿,老孙说在他那儿。”叶修好像是这么和韩文清交代的。

被质问似的林敬言不置可否,只是浅浅地拥住了面前人的身骨。温热的鼻息喷洒在方锐的肩胛处,让身体的主人不自觉地打了个颤,终究叹了口气,回抱住与他相恋数年的“老朋友”。

“别想太多。”

林敬言感受着方锐,他和自己同拍的心跳与脉搏,才真切地找回了自己的存在感。虽然,曾经的他的副队,站在了如今敌对的阵营之中;虽然,曾经令人艳羡的双人合作,如今劳燕分飞各散两头;虽然,他与霸图又一次与失败相逢,与冠军说了再见。

凭着电话线、网线、无线网卡,借由联赛、荣耀、短信电话,方锐却始终陪伴在他的身边。B市降温了,方锐会一副猥琐的口气打电话过来,和他说霸图隔壁的XX大卖场正在热卖比基尼,建议他务必在寒冷的秋冬之际换上合身的性感小泳衣*。又譬如茶余饭后,方锐在电话那头吃着零食,和他抱怨叶修和魏琛两个没节操的今天又把休息室弄得烟雾弥漫,无意间“顺便”关心两句他最近的训练情况如何……

长久以来,时间把情感都浓缩提炼,直至饱和,再难化开。

冠军只有一个,或许太多无数背井离乡、满怀憧憬的职业选手终其职业生涯也难以触摸。而他的方锐,却是比起冠军来说远重要太多的宝贝。

——是我的。

林敬言摘下眼镜,光溜溜地拉过被子,一把压住方锐。

 

方锐感受着体内手指的动作,渐渐被带得呼吸不稳了起来。背后的温度比空气滚烫许多,夹杂着林敬言对他而言再熟悉不过的气息。“嗯……你轻……点儿。”

总觉得今日的林敬言与以往不同些,定神想来与冠军失之交臂是每一个选手无需多言的遗憾。又何况是这个曾与他并肩作战,杀敌无数的“林大流氓”。——虽然比起新队伍里那个包子来说,林大流氓的斯文指数简直突破天际,流氓之处仅在于操作流氓角色技术好罢了。

“啊!”正在走神的方锐突然被捏了把腰,愤恨地回过头去,却望见了一双温柔如水的眸子。林敬言勾着唇,直直地望着他,潜台词里仿佛在惩罚他的开小差。

恍惚间方锐觉察到,这个人,与自己走过了这样长的路。悲伤恍惚、兴奋喜悦时候,自己脑海中第一个掠过的身影,都是林敬言。在网上、在训练室、在比赛场,还是在缠绵柔情的床第之间,他曾经的队长,永远的爱人,已成为生活中不可替代的氧气。

人总伤春悲秋,恋旧怀古,割舍不下回忆与期待。

就好像梦里醒来,林敬言仍牵着他的手,往前不停不停地走。

方锐趁其不备,把林敬言拉到身下,脸上露出略显张扬却真切的笑容。“哟,场上输给我,场下也变得这么萎靡?”说话间,不怀好意地让对方的滚烫,亲吻着自己最脆弱的地方。

 

林敬言倒吸一口气,大力拽过方锐,咬上对方已显红润的唇瓣。

狠狠挺入。

“这个姿势,唔……还没试过。”

说到一半,被夹得头脑发热、浑身一酥的林大流氓,终于忍不住开启了真·流氓模式。

 

——流氓。

被揉着腰、正眯着眼的方锐大大表示后悔!自己干嘛就觉得心疼老林!去勾他是脑子有病呢吧。事实证明,没尝试过的【哔】体位,简直累!死!人!

“没想到,有这么一天,我们完成了我们还没做过的……”

“林敬言你怎么这么黄暴?”

“你想哪儿去了!我是说,像那样,在台上与你为敌。”

方锐沉默间舒了口气,心间却并无不安与惶恐。

 

翌日。

“咚咚咚。”

“方锐前辈!林敬言前辈!张新杰前辈让我来通知你们时间到了,该回霸图了!”

“小昧光就你这嗓门人家能听见吗!你行不行啊你!”

“(#‵′)你好烦!你个包子你行你上啊!”

“我不和小弟争~走,快去叫老大和韩文清!”

“(;′⌒`) 哼!流氓脾气!”

 

被吵醒的两人沐浴着晨曦而醒来,捡起散落在床边的衣物。

“你们的张新杰计划也太严谨了吧。”没睡醒的方锐表示霸图只在这儿留一晚不幸福。

“八成张佳乐不和我们一起回去。”

“哦……懂的。”

“我们队长和你们队长在一块儿?”

“废话呢,叶修这没节操的,好不容易能被治一回。”

“……也在床上?”

“那是……诶卧槽,林敬言你这‘也’字几个意思!”

 

——很快再来看你。

方锐瘪着嘴从车站往回走,看着手机屏幕上一行清晰的黑字。

 

烦。

合着谁会想你似的。

 

方锐细细盘算了一下,好像他们还没做过的事,还有很多。

只不过无论悲欢喜乐,和林敬言一起,一切好像都不再如何未知可怕。

唔,那么目前被提上议程的,一起还没做过的、正在进行的事,好像是……

 

白头偕老,共赴黄泉。



 

*HOW CAN I 脑洞这么猥琐矫情?

*写完自己准备去黄浦江jump十次

*_(:з)∠)_林大流氓是我自己奇怪的萌点我真是喜欢流氓(what

*方锐大大我是你的脑残粉!

*感谢阅读!

*感谢全职w


评论(2)
热度(14)

© 几米阳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