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愈♡复健诈尸中

☞你可能会看到的全职CP
☞韩叶/林方/喻黄/双花/张安张

韩叶|狐假虎威02(哨向AU)

02

 

一号休整点是建在HY-1星上的一个宇宙航行中转补给处,这次兴欣和霸图一起出完任务之后,两艘舰船要在那里进行检查和补给,再返回母星地球。换而言之,大家就有了一天在HY-1星上的休息时间。

兴欣的舱门一打开,一大批船员鱼贯而出,脸上多多少少都显露着难以掩盖的喜悦。在星际漂泊久了的人,对于脚踏实地的感受总会有别样的依恋和归属感。

最后走下来的叶修跟在倒数第二个走下来的韩文清身后,打量着他宽实的后背。联盟的军装制服版型不错,深蓝色的布料隐隐勾勒出背部肌肉的线条,看上去还是很好看的,特别是身材好的人。叶修对于韩文清的肌肉一直抱有那么一点点的羡慕。不过想想每天老韩的那些健身指标,他伸了伸懒腰选择对刚刚的想法战略性失忆。

叶修快步走了两步,一个猛扑,把体重都压在了韩文清身上。脖子被强行“哥俩好”状似地勾住,身高高了那么一些的韩文清微微侧了侧身子,好让叶修揽得更轻松一点。

“叶修,老林他们人……”于是想问问霸lin图jing的yan人在哪里的方锐回头找叶修,却被虐了一脸狗。

还好,在下榻的酒店大堂,兴欣一行人很快见到了等着的霸图一行人。

林敬言的红狼一看到那只熟悉的牧羊犬就跑了过去,牧羊犬也伸着脖子摇着尾巴由着红狼蹭。偏生主人方锐却装作一脸冷静的样子,静静地挥了挥手:“你好呀老林。”

推了推平光眼镜,林敬言笑眯眯地冲方锐笑。

“舰长,叶修舰长。”霸图舰上看上去最正经也好相与的副舰长张新杰,走向并肩而来的韩文清和叶修。

“你好呀小张~”叶修拍拍张新杰的肩膀,跑到旁边去和霸图其他的成员打招呼。叶修在联盟呆了十年了,很少有不认识他或者是他不认识的舰队成员,更别说是一直视他作为宿敌的霸图了——没办法,老是和人家舰长打tan架tan约lian架ai嘛。

“新杰。”韩文清冲张新杰点点头,“辛苦了,我离开这半天舰上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舰长放心,现在在接受例行检查。”

“好,我再去确认一下。”

 

叶修倒在酒店的床上,盯着天花板盘算接下来的行程。

于是刷着门卡进了房间的韩文清,就看见一个“大”字状趴在床上的叶修慢慢转过头来,问自己:“老韩,晚上看星星吗?”

韩文清挑了挑眉头,不知道叶修这又是哪儿的心血来潮。他隐约记得叶修和自己提过,苏沐橙她们最近在追大半个世纪之前的电视连续剧《来自星星的隔壁老王》,摇着头叹息轮回的周泽楷舰长不去拍偶像剧真是全宇宙女性的一大损失。——这应该和叶修看星星的念头没有什么本质联系吧?

“好。”无论如何,韩文清脱下军装外套后,应声说着。

叶修靠在床头看自己的哨兵一件件脱光了上半身的衣服,露出轮廓漂亮的肌肉线条,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老韩你这是在冲我开屏吗?”

被指控色诱而求偶的韩文清舰长抬了抬眉,收回放在皮带金属扣上的手,踱了几步来到某一张床的床头,俯身盯着一脸笑嘻嘻的叶修,摩挲着用鼻尖压住了对方的。

“嗯?又皮痒?”

韩文清用了些力,把略显干燥的嘴唇压上另一双。吮吸之际,将叶修欲言未言的话一并吞下。撬开虚守的牙关,轻轻地咬了咬对方的舌尖,便毫不客气地在口腔中大肆地逡巡。刷过齿列时候总要多流连两三秒于对方的虎牙,是韩哨兵不知什么时候对叶向导养成的坏习惯。

叶修平日话多,也相当之贫。韩文清有时候懒得和他打嘴仗,便直接用另一种形式嘴上解决。每每被反复舔弄口腔内壁时候,叶修的身体会轻轻打颤,韩文清习惯性紧皱的眉关便也忍不住悄悄松开。精神域仿佛被温柔微风拂过,心尖上被洒下初春的露水。用人话来说,非常爽。

被其他的向导梳理精神域,就像是吞下药片治好了感冒;但和喜欢的向导亲吻,那是怒吃了珍馐美馔作原料的十全大补丸——是一种联盟主席冯宪君那种单身狗哨兵不能拥有的体验。

炽热滚烫的亲吻,以叶修往韩文清的下唇咬了一口宣布落幕。

“诶,累了累了,老韩你继续换衣服去。”

 

吃完晚饭,叶修把阳台上的两张躺椅展开,扯着嗓子喊“老韩”。

韩文清冷静地抬头看看夜幕,然后看着叶修躺平任嘲状卧倒在其中一张躺椅上、又拍了拍身侧的另一张。本来以为会出个门、去个公园、约个会的韩文清躺了下去,发现自己之前居然忘记了叶修身上七十二号大写加粗的宅男标签。

精神体的老虎和狐狸被放了出来,和两个主人一起看HY-1星的夜幕。白毛狐狸依旧懒洋洋地呆在山大王的背上,好像坐在自己专属坐骑上似的理所当然。被当惯了坐骑的老虎压根儿不会生气,只是静静地趴在并不大的阳台上,偶尔动一动尾巴,捋一捋狐狸的毛。

HY-1星很小,比起母星地球,比起一些其他人类发现的可居住星球都要小。但在这颗星球上,可见的星空却是非常漂亮的。

天幕是深蓝色的,越往远处越边缘便显出一种向黑色的渐变来。这大概是一种宇宙的深邃,也许暗喻着人类力量的渺小,也许昭示着未知的无穷无尽。一个世纪以来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部分人类向哨兵、向导的突然觉醒,使得探索星际不再是过去的蚍蜉撼树之举。

“老韩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碰到的时候吗?”叶修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点燃。

韩文清瞥了眼微微攒动的火星,又收回了眼神:“你当时直接给我了一个肘击,还想跑到我精神域里去。”

他们第一次在熟知彼此大名之后遇到,是受资助于不同集团在同一颗星球(QZ-2星)开荒的时候。两组小队分散在星球上的丛林里,两个队长偏巧不巧地撞上了。

“那有什么办法,你看上去就凶神恶煞的,我还没带钱包。”

叶修这是在拿网友对韩文清的玩笑开涮。网友喜欢对荣耀联盟的各种舰长和成员八卦,有一阵子飘在论坛置顶的HOT贴的就是一个喜欢韩文清的女粉丝在偶遇真人之后,说自己差点把钱包双手奉上的REPO。从此我们的霸图舰长韩文清就被贴上了“钱包脸”的标签。

HY-1星能看见的星星并不那么多。韩文清和叶修在星际航行中,曾多次遇到过真正可称为浩瀚的星云密布。但这里的星星明亮而清晰,或稀或密的散布,别有一种景致。

比起震慑人心、比起差强人意,感到平静自在,是这里的星空最常带给观星者的感受。或者说,能够在中转站安心地休整,再和身边人一起仰望,让人觉得无比平和。

“老韩你说我们退役以后干嘛呢?”叶修猛吸了一口烟,侧过头去看韩文清。

纵使哨兵向导能力独特,终究是有能力渐弱甚而只能退役的一天。

他们两个大概是资历最老的舰长了吧。从荣耀舰队联盟官方尚未成立之前,像是在网络游戏里“组野队”似的,受着集团资助便开始探索星系;直至联盟发展壮大至今,一批批新人涌入,他们仍旧是这样,身先士卒地扛着武器、带着任务奔波在第一线。所以他们无疑是喜欢这样的事业的——无论把它定义成使命也好,工作也罢,他们都深陷其中而全情投入。

“教练吧。我在霸图,你在兴欣。”韩文清没多犹豫,语气笃定得很。

叶修愣了愣,又笑着把烟放回了唇边。

斩钉截铁般却又没有逻辑错误。答案好像理应这么简单。

就好像之前是苏沐橙问过叶修,还是张新杰问过韩文清,大意就是怎么突然选择了那个和自己常相处不好、见面要掐的哨兵/向导?

叶修调笑着说“打是亲骂是爱”、“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所以他得治着老韩;韩文清想了想回答说自己和叶修关系其实真的没大家以为的那么剑拔弩张。

没人真正言辞灼灼地回答。

也许是因为对于探索宇宙同样的热爱与向往,因为优秀者彼此间自然而然的吸引。

因为QZ-2星上刚好遇到,因为HY-1星上的夜空很是漂亮。

 

因为他们的信息素里有着相似而互溶的味道,灵魂便相约作伴一同踏上征途。


评论(8)
热度(48)

© 几米阳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