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愈♡复健诈尸中

☞你可能会看到的全职CP
☞韩叶/林方/喻黄/双花/张安张

韩叶|狐假虎威03(哨向AU)

03

 

从HY-1星回地球的路程,韩文清返回了霸图舰。

叶修坐在兴欣的中心控制室里,看着屏幕飞行轨迹上两个代表飞船的小点一前一后地同步移动,隔着程序设定的安全距离。

“真像异地恋啊。”

瞥了一眼说话的人,叶修往包荣兴的怀里重重地赏了一包瓜子。

“老大这是犒劳我的辛苦吗。”包荣兴撕开包装,分了罗辑一半之后自己嗑了起来。

“不是。”罗辑看了眼掌心的瓜子,推了推眼镜,“舰长是希望你闭嘴惊艳。”

 

联合执行任务的霸图、兴欣舰队抵达地球后,两队的核心成员回到荣耀联盟总部,和官方人员一同进行作战总结会议。

会议桌旁,穿着笔挺军装的两队人马面对面坐着。韩文清和叶修领着各自的队员,坐在两边的首位。

“就这次对QZ-1星的探查任务,我代表兴欣作简单的总结……”叶修清了清嗓,从座位上起身。

等叶修陈述完毕落座后,韩文清也站了起来:“霸图舰队舰长韩文清。汇报内容同叶修舰长汇报基本一致,不作补充。”

坐在主席位的冯宪君主席的眉头跳了跳,看到叶修舰长冲着坐回座位的韩文清舰长笑了笑,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他不是很懂的酸臭味。

“返航途中韩舰长有半天时间离开了舰船……”冯宪君低头看了看资料,思考着措辞。

“是,当时我的向导叶修舰长发结合热了。我离开舰船的时候,副舰长张新杰代为负责事务,符合联盟的相关规章要求。”韩文清侧了侧身子,没什么表情的脸对上冯宪君的脸。

“……好的。散会。”其实只是进行例行询问、并没有什么质询意味的冯宪君主席顿了顿,末了又补上一句。

——“祝你们节日快乐。”

 

叶修系好安全带,坐在副驾驶上问驾驶座上的那位:“今天过什么节?元宵吗?”

韩文清启动了汽车,放在方向盘上的手停顿了两秒:“今天是二月十四。”

“哦……西方情人节。”叶修点了点头,露齿一笑,“老韩,节日快乐。”

很早便把情人节礼物准备好的韩文清,感觉胸口有那么一点点的堵塞:“谢谢,同乐。”

回到公寓的地下车库,叶修倚在车边,看韩文清弯着腰从后备箱里掏出一个纸箱。叶修接过箱子颠了颠,分量并不很重。

“节日礼物。”韩文清轻咳了一声,按下了电梯按钮。

叶修盘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着美工刀解剖层层密封的纸箱。打开最外层的纸箱,看见里面有一个小一些的,外边垫着厚厚一层的白色塑料泡沫。等到拿出小一些的那个纸箱,叶修发现箱子的四周都印着荣耀联盟的LOGO。

“哈?老韩你买的周边?”

叶修打开箱子,看见里面静置着一个按比例缩放后的航空舰模型。漂亮成熟的流线型设计跃然眼前,是联盟现在正服役的航空舰的型号。而黑红色的花纹与图案,彰显着这艘舰船是……

“霸图?!”叶修愣了愣,望向韩文清的眼中带了几分惊讶。

“十年限量版……嗯,还附赠舰长签名。”

被韩文清后半句逗笑了的叶修把目光又落回那个模型:“虽然知道老韩你不会送我什么玫瑰花,我也不敢收。不过怎么不送嘉世的、或者兴欣的给我?”

韩文清皱了皱眉,好像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十年一直在霸图服役。你明白霸图对于我而言的意义。”提及霸图,他的表情也比起日常松动了许多:“就算以后退役,我也会留在霸图。”

“这是我一如既往所坚持的。”

 

叶修对情人节之类的节日并不敏感,但并不是情商感人,也不会听不懂韩文清的弦外之音。

联盟的论坛上,女粉丝们曾经探讨过,荣耀的正副舰长哪些最会说情话。轮回的周泽楷舰长被公认为最不会说的那个,虽然大家纷纷表示有那么张脸不用说话就是风景。轮回的副舰长江波涛则被封为最会说的那个,因为作为舰长的“翻译机”,想必被强行锻炼出了不错的语言能力。

不过现在,叶修觉得当初他们给韩文清的评分显然太低了。

——都把霸图送给他了,他还能说些什么?

叶修是荣耀四大战术大师之首,韩文清则不长于战略布置,霸图的战术几乎都倚赖于副舰长张新杰。比起叶修擅长弯弯绕绕地欺负人,韩文清更习惯直接一拳头挥上去,演绎成网络游戏里的角色大概就是物理输出非常高的那种类型。

但这一局,叶修承认韩文清棋高一着。

他蓦地回忆起从老东家嘉世舰队跳槽的时候。不甘于迎合所谓市场上需要的营销模式,不想把星际探索变成一种纯商业化的经营,于是从前的老板把成为不了摇钱树的他架空。在他销声匿迹的那阵子,许多记者采访了其他舰队的成员。而有记者问到韩文清的时候,他看见他的哨兵隔着镜头远远地说:“叶修,我等你回来。”

再说起来,他们之间哨兵向导的联系大概是非常非主流的:他们不在同一个舰队,甚至都没想过申请调任到同一个舰队,服役时还要严格遵循着规章要求同自己的哨兵/向导结合。从未高调公布过彼此的关系,但也从未在身边人面前有意掩饰过。

是什么时候、怎样会达成这样的一种默契?

捆绑彼此之前,哨兵同向导是独立的个体。因吸引而生爱慕,因爱慕而生结合热。个人的经历从过去一步步演绎过来,他们熟知彼此看重什么,因而选择顺其自然。共同在精神域里剔除觉醒附赠的痛苦,随后话分两头各自出征。

所以叶修历劫低谷时候,路人眼里的韩文清盲目自信地相信着他的宿敌将会重归。但他的向导明白,这是来自他的哨兵的誓言——他信任他,支持他,等待着他。

就好比现在,韩文清送给他一艘霸图的模型舰。他把他不会割舍的、付以热忱的、珍贵的生命旅程以简朴的形式赠予他,在这个各种色彩的玫瑰缤纷与各种口味的巧克力铺天盖地的日子里。

 

韩文清看见叶修的睫毛微微地颤了颤,然后蹲到茶几边上,从一个新的包装盒上拆下一根浅绿色的缎带。细软的材质被覆在叶修的脖颈上,缠绕一圈后被打成一个算不得怎么好看的蝴蝶结。

“本来就老夫老夫,没什么好过节的。”

“既然老韩你都送了礼物了,我也只好回礼了。”

叶修脸上仍旧是看着有些欠揍的笑,常被人读作漫不经心或者是有所预谋。

韩文清想出声询问叶修,问问他是不是跟着苏沐橙她们又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小说,却只是忍不住伸手揽过了对方,缓缓地再拆掉那个蝴蝶结。

——“我收到了,谢谢。”




——————————————

赶着情人节的末班车!大家情人节快乐=3=

天啊想正经严肃探讨一下情感问题感觉太矫情了QAQ(土下座

无论如何感谢阅读><


以及强迫自己日更以此不坑(x)

但是明天有事所以还是酝酿一下剧情后天再填坑啦QVQ

写哨向果然还是要写出征啦本苦手哭泣T T

评论(9)
热度(42)

© 几米阳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