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愈♡复健诈尸中

☞你可能会看到的全职CP
☞韩叶/林方/喻黄/双花/张安张

韩叶|狐假虎威05(哨向AU)

05

 

“是技术部门前一阵研发的装置。所依靠的源动力是向导的精神力,释放相应强度的只有哨兵可接受到的特殊频率声波。但持续时长有限,两次使用之间的冷却时间也比较长。”叶修听闻过这个发明,本意是推广应用于向导的自卫。

被叶修强悍的精神力叠了好几个增益BUFF的韩文清的状态很快恢复过来,耳旁折磨人的声波也逐渐微弱下去。他闭了闭眼睛,感知四周的异动:“目标向导应该就在空地附近。”

叶修闻言点点头:“好,那我们抓紧时间,先到达中心地带。”

越向里走,树木倒变得愈发稀疏了起来。

韩文清边走边留意着五感可接收到的信息,分辨着是否有人行动的痕迹。他同叶修有一套拟定的简单的手势暗号,一旦有变故便做出相应的动作来。

但直至到达空地,两人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叛逃的向导应当是未曾预料过会有SSS级的向导前来,让他引以为傲的装置成了一滩并无多大用处的金属,连缓兵之计也不怎么称得上。

“只有在被袭击之后听到过一阵行动的声音。”韩文清打量着这片区域。这里之所以成为了一片空地,是因为空地中心区域长着一株地球上未见过的植物——一根由地里窜长出的藤蔓,无所攀附却显得异常挺拔,叶片一半呈绿色、另一半呈金黄色。其他树木似乎都自然而然地躲避着它生长。

不是植物学家的叶修拉着韩文清在某一侧站定:“这植物我们绕着走就行,当务之急还是那个叛逃的向导。”

韩文清赞同地点点头,从背包里掏出两块压缩饼干,分给叶修一块。

撕开包装纸,叶修边啃边分析:“他是故意玩捉迷藏游戏,不过看起来也是强弩之末了。他可能有装置能窥探我们的行踪,然后向我们发动了攻击。起初是想把哨兵放倒之后偷袭向导,不过哪个都没做成就只能逃窜了。”

抹去唇边的碎屑,叶修继续说道:“他没有多少干粮和水,身体状态想必也很糟糕。现在他只有四个选择:一,什么都不做,原地等死;二,往丛林更深处走,不知道会碰到什么、能活多久;三,往丛林外走;四,来找我们。”

韩文清把水壶递给叶修:“所以我们守株待兔?”

叶修赞许地点点头,喝了几口水把水壶递还给韩文清,目光落在对方喝水时候滚动的喉结上:“他不会是求死之人,要死当时给自己一枪就完事了。选择逃到丛林里,应该是伺机向联盟复仇——如果我们没有来,也可能是其他任何为了解决这件事情而来的人。毕竟谁都知道联盟不可能违反《哨兵向导保护条例》,也不会放任一个SS级的向导在外自生自灭的。他可能只是希望自己能够一命换一命,或者是尽可能多的联盟服役军人的生命。所以选项一二都不可取,而相比再艰难地走出丛林复仇的成功几率,我们是更好的猎物。”

说到一半,叶修忍不住皱了皱眉:“我猜测,他的这些疯狂举动是因为——他认为联盟迫害了自己的哨兵,甚至应该是……迫害了他的生命。”

一个失去了哨兵、陷入精神狂乱的向导,使得一切的剧情走向都变得合理起来。

“耐心等吧,他觉得我们最松懈的时候就会来做最后的困兽之斗。”叶修说完便和韩文清坐在地上,相互倚靠着背。

 

叛逃向导的耐心着实不错,叶修便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韩文清说着话、等着。

“老韩,转过来一下。”

韩文清闻言转过身去,却意外地迎上叶修猛然靠近的一张脸。直到两双嘴唇紧密地贴合,这才明白对方的目的。如此机会自然不可放过,韩文清轻轻扶住叶修的腰,不假思索地将舌头伸到对方的口腔里。

无人安静的丛林里便漾开些许湿润的水声,勾得远处树叶也要掩面相互摩挲。

亲吻变得滚烫,鼻息似乎都散着炽热余温。

利器飞旋的声音从叶修身后陡然传来,叶修一记俯身,一柄已有不少磨损的短匕首便被韩文清手上的军刀截断,应声落在地上。匕首的主人穿着被道道斑驳血痕浸染的军装,脸色苍白地立在韩文清叶修原本身后的位置,狼狈地颤抖却笔挺着脊背。

叶修勾了勾嘴角,强行闯入这个不速之客的精神域里。

满目疮痍。神经末梢留着同哨兵切断精神联结的痕迹,又因身体主人大剂量服用短时强制提升向导能力的药剂而备受摧残。本应属于SS级向导的精神域一片混乱不堪。

长叹了一口气,叶修冲着韩文清点了点头。

接收到讯号、了解之前猜测大致无误的韩文清迅速靠近了那名向导。对方试图动用所剩无几的精神力入侵干扰韩文清的精神域,却被早有预备的叶修挡在领域之外。再次直面等级压制的向导咬紧了嘴唇,侧头望向叶修的眼中满是偏执的仇恨与绝望。

韩文清移了一步,挡住他的视线,单手制住了挣扎不停的身体,另一只手在他的后颈落下一记利落的手刀。气息紊乱的向导终于平静地,陷入了晕厥。

叶修从包里拿出针剂,抬起向导的手臂注入。军方特殊配置的药剂包含了紧急治疗与镇定安眠的效用,能暂时保住这位向导的性命、送他回到地球。

 

沿着原路返回,韩文清背着昏迷的向导,叶修跟在后面走。

回想起叶修吻上自己时候,借由着精神联结传递而来的解释——“引蛇出洞”,韩文清隐隐地有些复杂的情绪:“你当时怎么想到这么引他出来的?”

“等着无聊得想个主意呗。”叶修嘿嘿一笑,“我想他八成是会觉得这个时候我们最松懈。哪怕猜到我们是有所图谋,刻意引君入瓮,他也不会有更好的攻击机会了,还是会硬着头皮试试运气的。”

“嗯。”韩文清应了一声。

叶修轻轻咳了咳,又继续说道:“而且他对自己的哨兵感情很深,又刚刚失去了哨兵。看到别的哨兵和向导……总会容易情绪激动,也能刺激到他。”

反应过来这句话什么意思的韩哨兵的耳尖漫上一层几不可察的红,背对着叶向导的身形顿了顿:“其实平时也行。”

难得被噎住的叶修愣了愣:“……诶我去老韩你现在能啊!”



——————

粗糙地结束了任务QAQ实在苦手

_(:з」∠)_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鼓励惹!

评论(2)
热度(35)

© 几米阳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