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愈♡复健诈尸中

☞你可能会看到的全职CP
☞韩叶/林方/喻黄/双花/张安张

韩叶|狐假虎威06(哨向AU)

06

 

等待接应韩文清和叶修的联盟人员看到他们带着叛逃向导归来的身影,舒了口气,颇为激动地在远处就挥舞起了手臂。等到把向导安置到航空舰舱内后,一行人正式返程。

在丛林里穿梭总是耗费体力的事情,原本精神抖擞的两张脸上透露出几分倦意,衣服鞋子上也蒙上一层灰尘和泥土。

韩文清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眼罩,丢到了半眯着眼睛打哈欠的叶修的腿上。

叶修鼓了三下掌:“感谢老韩同志的人道主义关怀。”于是便戴上眼罩,挪了个舒服点的姿势会周公去了。

 

返回地球之后,联盟派专车把仍在昏睡中的向导接走了。韩文清和叶修回到总部,在小会议室里看到了那位当时隔着屏幕给他们布置任务的军官。

“感谢两位舰长出色完成任务。”中年军官脸上露着隐隐的喜悦,同之前那眉头紧蹙的样子仿佛完全是两个人。

韩文清和叶修都没什么客套寒暄的意思,军官也知道他们的脾气,便很快转了话题,切入到关键部分:“之前没有完全把原委和盘托出,也是因为证据不全,不能确凿。”

“他的哨兵是反联盟组织的成员吧?”叶修眨了眨眼睛。

军官长叹了口气,不自觉地又皱起了眉头:“是。你们还在回来的路上的时候,联盟才真正确定下来的。SS级的哨兵,联盟其实一直很器重他。再加上他的向导又是技术部门的骨干力量……真是可惜了。”

联盟的日渐兴盛并不代表反对势力的垮台,相反的,这几年来越来越多的势力在暗中攻击联盟。有的想取代联盟上台,有的想给联盟上层洗牌,有的想从中进行利益博弈,有的纯属反社会脑子发热。无论如何,联盟受到的攻击是有心人可见的,有理可依的和乱来一通的都有。

其中颇成气候的一个民间组织叫“光芒”,自诩的宗旨是把自由与平等散播到宇宙星际的每一个角落。虽然有的时候这总让人想起大半个世纪以前某部动画片《超神奇小宝贝》里的几位反派角色。但他们确实挺厉害,而最过人之处在于玩弄舆论,最终使得人们对于联盟的好感度大幅度地下跌。

“HE-233星和地球的生态系统有着许多的相似之处,我们对于这次勘测是很看重的。只是在他们已经出发的时候,我们潜伏在‘光芒’里的线人传来情报,说是这批人员中有对方的卧底,但不清楚具体人数和对象。”

“事出突然,我只能单独同负责人紧急联系,沟通了这个情况。李舰长经验丰富,当下表示会想办法,把可疑人员试探出来之后重点监察他们的动作。”

“顺利抵达HE-233星后我们收到汇报的消息,然而随后很快我们得知的却是‘SS级哨兵疑为叛徒,已被舰长击毙,舰长身负枪伤;其向导私自离队,下落不明’的消息。”军官还能清晰回忆起当时混乱的局面以及糟糕的心情。

“当时我们紧急开了一个小组会议,最终选定了你们。你们资历深,能力强,忠诚可靠,比起派去一队人来说更有行动力也更让我们放心。当然……我们当时也没有确切的消息,甚至不排除李舰长是卧底刻意让那位哨兵做替罪羊的可能性。隔墙有耳,队伍里也可能有不是我们的人,情况复杂也不知从何说起。”军官脸上露出略带歉意的笑容。

 

过了两天,韩文清和叶修突然收到来自联盟非官方的征询,说是被他们带回来的向导态度良好,联盟撤消了对其的指控,而向导想要在被释放前见他们一面。

再次见面的时候,向导本来狼狈混乱的模样已经全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冷静与平和的神色,虽然整个人都笼罩在难掩的疲倦之中——心理上的。

“谢谢你们。”向导冲着他们微微鞠了一躬,“否则现在的我,大概也不知道能不能保这这条性命了,很可能就那样难堪地长眠在HE-233星了吧。”

韩文清摆着手表示对方言重了。

叶修开了口,询问:“你就是传说中的那位赵诚吧?”他在第一次见到对方照片的时候便觉得眼熟,回来之后循着记忆翻了翻某份电子报纸的内页,想了起来。

被点到名的向导愣了愣,然后点了头:“不愧是叶修舰长,我确实是赵诚。”

没出声的韩文清也闻声多望了赵诚一眼。原来这就是那个最近有着许多研究发明的,被许多媒体报道过的青年才俊,被视作联盟技术部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当时用来攻击你们的那个就是我自己发明的。能够探测到你们也是依靠我还在测试中的这个哨兵向导信息素感知器。”赵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装置,“不过抗干扰性比较差,信息素一多就容易出错。”

向导谈及自己专攻的研究便松懈了几分紧绷的神色,露出自己小小的酒窝来,看上去异常腼腆,同新闻报道里刻画出的模样所去甚远。

“我申请见你们一面不仅仅是想说声谢谢,也是知道联盟官方不会太多地给你们透露事情的细节。造成这些困扰,我是帮凶,抱歉浪费你们一些时间,讲清楚关于我的哨兵他……叛变的事情。”

赵诚做了个深呼吸,继续说了下去:“我在被带回来之前一直不知道他已经叛变了。当时我们抵达HE-233星之后,舰长指派一些任务给我们,他被分到安排航拍采集信息。对,我们那份电子地图就是当时的产物。只不过后来我才知道,他把信息传给我们的同时也传给了‘光芒’。”

“大概是舰长发现了他行为不当,引起了双方的冲突。总之当我听到鸣枪声、从我在的地方赶过去的时候,就只看见一群人围着我的一动不动的哨兵和肩上汩汩地流着血的舰长。而当我的大脑内迎来不可忍受的剧痛的时候,我大概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然后发生的就是如你们所见了。”

韩文清看着赵诚紧绷着的嘴角,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抱歉。”

“其实可能有很多可能性,并不如联盟那么官方所说的绝对。譬如他是出于某种考量例如——”他受胁迫,却坚持保护关于你的舆论。

赵诚打断了叶修的话:“无论如何,我们是军人。他的背叛是事实。”

 

“你是觉得那个哨兵的背叛其实是出于对向导的保护?”韩文清从自动贩卖机里买来两罐可乐,放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

“很有可能吧。那个组织不是最擅长玩弄舆论吗。”叶修拉开易拉环,低头闷了一口,“说不定就是一个连环的圈套。哨兵出了事,再有向导的暴走甚至死亡,大概联盟几十个锅背都背不过来吧。”

回忆起临别时候赵诚深沉的眼神,韩文清和叶修都隐隐明白其中藏着的艳羡。

“他之后继续在技术部门任职是吗?”

“是,技术部的人听说了之后都高兴死了,他可真的是难得一见的人才啊。只是他可能不再会怎么上前线了。”叶修把空了的可乐罐举起,投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世上难得同样坚持。


————————

QAQ非常抱歉这两天学校突然有事

算是把之前埋的失败伏笔都强行解释了一把(x


_(:з」∠)_复健开的这个热烈的脑洞其实也快接近尾声了

篇幅很短但也希望能成为我第一个完整连载吧QAQ

非常感谢大家一路上的鼓励!

评论(6)
热度(32)

© 几米阳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