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愈♡复健诈尸中

☞你可能会看到的全职CP
☞韩叶/林方/喻黄/双花/张安张

韩叶|单向箭头→ [全职高手/20131017]

后篇《←单向箭头》韩文清side 联动

http://jingyuwithu.lofter.com/post/24e0c5_a279bb


*大概是有两篇 给小伙伴 @Madox 

*另一篇大概叫《←单向箭头》(有病

*两个单箭头也许就可以组成一个双箭头了

*非常突然的矫情VER不过还好很短

*十年后相恋PARO

*这一篇就是【叶→韩】单箭头(土下座


单向箭头→

//叶修SIDE


喜欢和喜欢,是相去甚远的。

对荣耀的喜欢,是打上十年也不会厌的铮铮诺言;是那在人前人后、字里行间,都足以坦荡赤裸地表达的清晰。

那么。

韩文清呢?

 

十年,三千六百五十天。如果仔细算上闰年,还得加上整整四十八个小时。

只不过漫长的相遇相熟,仅仅把心中越来越不明朗的情绪勾勒得更加深刻罢了。从初入联盟的时候,带着一柄战矛,便与那挺直着脊背、紧握着双拳的拳法家不期而遇。交战、交战、交战。不断地交锋,让熟悉逐渐成为两人之间再贴切不过的形容词。

从一开始,甚至从算不得多久之前,叶修都未曾设想过,他会有这么一天静静地坐着、只是为了思考他和韩文清之间说不清楚的关系。指间夹着的香烟缓缓慢慢地燃烧着,灰沉的烟蒂落在烟灰缸里,烫得周遭的空气一阵颤抖。

习惯是可怕难抑的秉性。

叶修细细回想了着,却难说出他一看到大漠孤烟行动、手指就会随之飞快舞动应变的开始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地,习惯被霸图粉喝倒彩,习惯被视作韩文清的宿敌,习惯关注韩文清,习惯脑海里有这样一个冷着脸的人。也包括习惯,把这样的习惯当作理所当然。

直到嘉世于他的变故,让他忽然之间听到韩文清的回应。

——“我等你回来。”

叶修至今想不明白,这句话之后补充说明的应当是什么。是“我等你回来决一胜负”、还是“我等你回来这样才能打败你”。哦,或许也可能是“我等你回来,一起前行”?——如果是站在文艺小说的、那正常发展的角度来看。

只可惜那是韩文清。

冷了一张脸比猥琐流的魏琛还招人怕。

一如既往凶悍得简直让冯大主席都甘拜下风。

不闻不顾时间,一入联盟就是彻头彻尾的十年。

 

叶修觉得有些糟糕。

他竟然开始思考这些明显已经拐了个弯的问题,蠢蠢欲动的水面之下有什么东西正在呼之欲出。他隐隐知道其间的答案,却难免心绪复杂到无法面对。

意识到结果又如何?

开着君莫笑的号去世界里日夜不休地刷着“大漠孤烟marry me”还是直接一张机票飞到Q市霸图总部、笑着一张脸对韩文清说:

“老韩,和我在一起吧?”

然后看着韩文清面色如常地说着:“你在和我说话?”

猛吸了最后一口烟,叶修皱了皱眉头,把仅剩的滤嘴按灭在烟灰缸里。两个大老爷们儿,两个联盟里算得上的人物,哪适合什么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的浪漫纠葛。更何况那人叫韩文清,那位从来未尝回头滋味的霸图队长。

而自己所处于的位置,恐怕也不过是“嘉世队长”和“兴欣队长”罢了。——自始至终,都仅仅是站在与他对立的位置。

叶修终究是下定了结论,虽然他并不明白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韩文清。

这个问题有些困难,非得追溯起来我们或许还得翻翻整个荣耀联盟的发展历程。

只可惜,酣畅淋漓的对战逐渐被岁月变质成了潜藏于心的迷恋。等到清醒过来的时候,一叶之秋已转手他人,大漠孤烟却兀自留在了心中。

又可惜,韩文清与他的交集算不得太多,更惶谈短信来往、电话沟通。往往的,是在赛后记者会的时候,借由着一方荧屏,听到韩文清对叶修的看法,听到叶修对韩文清看法的回应。仅此而已。

叶修知道,霸图对于韩文清有多重要。就如当初离开嘉世时候,自己不愿面对的心情。而因此,韩文清有非常熟稔默契的伙伴张新杰,有新来队伍却相当重要的张佳乐,有那个被“以下克上”却实力不凡的林敬言。

大漠孤烟身边,有石不转、有百花缭乱、有冷暗雷、有零下九度。

而君莫笑,只会、只能淡淡地站在大漠孤烟的敌对阵营中。

 

 

“什么时候开始学会欺负小孩子这么丢人了?”

——还是,和我打一场吧。

 

 

如果叶修明确了自己的心情。

那么。

……韩文清呢?


评论(2)
热度(17)

© 几米阳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