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愈♡复健诈尸中

☞你可能会看到的全职CP
☞韩叶/林方/喻黄/双花/张安张

韩叶|同室操戈03

*韩叶(网络)作家PARO

同室操戈01 同室操戈02 联动


*久到我真的以为没有03了

*想写点伏笔然后失败了

*基本上一半是原文的设定代入(越来越违和)后半是脑洞

*其实想表达一些写作和荣耀共通的东西(x)



“卧槽这巨巨哪儿来的?”

第二天起床刷荣耀文学站的读者们,被日榜上那空降第一名的高点击率、高评分都吓了一大跳。而荣耀ID叫作蓝桥春雪的许博远在例行给今天(半天就)又日更了一万的黄少天砸了票、看了看喻文州又没有更新之后,也被高居榜首的那篇《千机伞》吸引了目光。

仅仅是一万来字的内容,却已把新颖特别的世界设定一半清晰、一半朦胧地展示在读者眼前,不恰当地比喻起来,真当是几分“犹抱琵琶半遮面”、意犹未尽的意味。而评论区里的回复已经堆得极长,不少妹子汉子已经开始高呼起“大大求日更三万!”、“主角一定是个现充吧?”、“这么超神是哪个大手的马甲啊”了。

一口气畅快读完的许博远心情却有些复杂,想着这个月月榜一定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血战。自家蓝雨出版社的大神们恐怕压力又得大上不少,而作为负责网络编辑的他恐怕又得被叫去开会、再被逼着想上一番应对方案。

这样悲伤地想着的许博远,就看到QQ上“春易老”发来了消息。

——但其实嗅到危机的并不独是蓝雨一家,那头的霸图、微草、嘉世等等的网络编辑也大多召开了会议,将关注的目光投向这单枪匹马却突如其来的大神。

值完夜班的叶修打着哈欠交班给了同事,窝回自己算不得宽敞的、由储藏室改装成的休息室,舒舒服服地盖着被子睡了过去。任凭外头电闪雷鸣,我自岿然不动。叶修长久以来无所谓的、换而言之有些懒散的态度,让他从未过分地担心过什么。

“哥多厉害啊,你懂的。”

韩文清在后台更新好存稿之后,无意中点开了飘在新榜榜首那篇陌生作者“君莫笑”的作品。读完之后,心中却不自觉地涌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与大胆的猜测。很多事情没由来、没理由,却硬是成为了盘踞在脑海中的一种设想。

“啧。”意味不明地啧了一声,却油然而生一种类似于安心的情愫。

因为长时间的相处而难以抵抗的熟知,所以才更明白多余的、冗杂的关心无异于明日回想起也会发笑的多余之举。那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自称“哥”的癖好,总是“老韩,哥帅吗”、“老韩,哥这一次月榜又赢了真不好意思”、“老韩,不写小说的话哥推荐你去公安部门工作如何?”——类似于此般地在自己面前丢人现眼。

作为少数的了解叶修真名和故事的几个人之一,韩文清在一路前行的路上,却也经历着、目睹着叶修的变化。当初大大咧咧穿着T恤和牛仔裤、拉着行李箱就离家远走、投身写作的叶修也好,如今嘴上总是常常叼着根烟、皮肤被长期的宅男生活养成算不得最健康的白色的叶修也好,都是实实在在地出现在自己生命中好些个年头的……

朋友。

韩文清斟酌了一下词句,还是在脑内最终把他和叶修的关系定格在这两个字上。比起论坛里津津乐道的“宿敌”而言,他和叶修除了在商业上难以避免的竞争之外,其实并没有那么多的水火不容。本就是同一时期开荒的写手,在对于写作上的看法也有着许多共通的地方,他总有一种与叶修“同室操戈”般的错觉,尤其是他曾经去嘉世所在的H市签售、看到场外来凑热闹的、围了好几圈的嘉世粉的时候。

不过比起火爆的霸图粉来说,嘉世粉也大多随叶修性子一般的,只是在场外凑个热闹、看看那传说中和自家大神掐的火热的韩文清到底长了几个眼睛几个鼻子。

——当然事实证明,除了那张脸让人看了有点想交出钱包之外,韩文清和普通人也一样,两只眼睛、一个鼻子,还有一张抿起来唇形硬朗的嘴。

不切实际地设想过,如果一开始与叶修就同属同一家公司,是否又是另一番光景。是不是会和自己和张新杰一样,又或者和叶修与苏沐橙一样,时不时合作写写短篇、又时不时一起参加哪家杂志的采访。只可惜光是想想叶修一脸正经站在自己身边的样子,韩文清就难以克制地打了个寒颤。

比起方才脑补(失败)的所谓的“乖顺”模样,韩文清还是更习惯、更喜欢现况:叶修没个正经似的站在自己面前,冲着自己一脸生怕不能惹自己生气的调笑,虽然身高上比自己要矮上一些、双目间却满是自信的熠熠光芒。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之中,追逐梦想几近要成为遭人嗤之以鼻的天方夜谭。韩文清虽不如叶修那般与家里闹了个不愉快,选择职业写作这条路却也遇到不少的质疑与不理解。有长辈过年来直白地问一句“文清你这写东西能赚钱养家吗”,也有当初的高中同学出人头地、和他在一些场合里相遇时,意味不明地感慨上一句“还真坚持写小说了啊韩文清”。

算不得善于言辞的他往往是言简意赅地回应一句两句,然后借由着他本来就冷峻的脸孔的帮忙,让质问者也自觉无趣地收了声。

他记得挺久之前,在作者内部交流会上和叶修一起提着啤酒、跑到会场外的草地上胡扯乱侃。一杯倒的叶修对啤酒还有些承受力,断断续续地一罐半下去之后,却也难掩微醺的、红润了的脸庞。

叶修同他说,真名不作叶秋而叫叶修。“嘿韩文清你知道吗……这就是一个,嗝。狗血叛逆的出家……嗝,不好意思啊,离家出……走的故事。”

意识还清醒着的韩文清没有做声,有种想把叶修开始打结的舌头捋直的冲动。

“你信吗。”

“什么?”

“梦想,这种东西。”

“……”

“哈。我就知道。”

韩文清一直到很久之后都记得那天草坪上突然睡得不省人事的叶修,也记得当初一语不发地扶起叶修、把他的臂膀架在自己肩上时候传来的他人的温热。

不过很遗憾,他最终只能从叶修助理那里拿来房卡、把叶修安置在被窝里熟睡的时候,默默地低声回答一句。

 

“我相信。”


评论(9)
热度(26)

© 几米阳光 | Powered by LOFTER